为什么滴滴注定是个坏人?

[发表时间:2018年04月02日 09:16 来源:广州网页设计培训 作者:广州网页设计培训]

为什么滴滴注定是个坏人?

腾讯科技 3小时前

北京。2016 年 9 月 2 日

美团一出手,就拿下滴滴在单一城市三成的市场份额,颇有点替天行道,所向披靡的正义意味。我那会儿学的历史中,打赢的战争都是正义的战争,打输的都是非正义的战争。有人问,滴滴为什么在上海 " 输 " 得这么惨?其实就是想说,滴滴非正义罢了。在出行市场,天下苦滴久矣,美团义旗一举,应者云集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似的。

但商业从来都不是这样非黑即白的。美团今天对滴滴做的事,恰好也是当年滴滴对传统出租车行业所做的。当时的情况是,天下苦出租车公司久矣,人们痛恨拒载,痛恨甩客,痛恨故意绕路,痛恨弹弦子(人为动手脚让计价器走得快)。这时候滴滴神一般降临,再辅以大手笔补贴,能不被人民爱戴?滴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形成规模,占领市场,起码说明,它也曾是顺应民意的正义之师。

如果滴滴一直没有变大,如果滴滴一直没有停止补贴,如果滴滴一直都是一份慈善事业,它大约就会一直都可爱着、先进着、正义着,一直都是个好人。

可是很不幸,滴滴已经是网约车市场的绝对老大,是万恶的垄断者,是估值超过 500 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。而且滴滴完成这一切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,时间短到还没来得及建立起品牌,塑造出清晰的企业形象,树立起行业威信,就成就了霸业,多少人不服气啊。

首先不满意的是用户。滴滴结束与 Uber 的竞争后,用户马上能够感受到的是补贴的退出,价格的上涨。很多人立刻从网约车的支持者,共享经济的赞美者,变成了反对者和诅咒者,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某种恶,某种所谓的垄断之恶。雨雪天他们打不到车在街头瑟瑟发抖的时候,心里在骂滴滴;动态调价后的价格超出他们心理预期的时候,心里在骂滴滴;甚至他们不满意车况、不满意司机的时候,心里也在骂滴滴。

我是个宅男,平时用滴滴的机会并不多,所以大致上体会不到滴滴的 " 恶 "。但我是滴滴专车接送机服务的忠实用户,每次往返机场都会预约滴滴的接送机服务。而在有滴滴之前,往返首都机场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因为出租车大都不愿意拉,嫌路程短,每次鼓足勇气拦车的时候,内心都会做好被拒载或者被甩脸子的准备。滴滴的出现解救了我,所以我心存感激。

滴滴的接送机服务过去一向都属于 " 好活儿 ",对车型、车况和司机都有较高要求,过去我遇到的接送机司机一般都很满意这份工作。最近一次从机场回家的路上,我和接送机司机聊了聊,他说他和其他的滴滴司机正在期盼着美团打车在北京上线,他对滴滴充满了不满甚至愤恨,一路喋喋不休地历数滴滴的种种不是,其实归结起来就一句话——对收入不满。

网约车市场是一个双边市场,一边是用户,一边是司机。基本上这是一个两边都不会满意的市场,因为一个平台很难做到用户少花钱,司机多赚钱,平台本身还有利可图。

同是多边市场,为什么淘宝、美团外卖的用户没有这么大的怨气?美团外卖甚至还是三边市场,同一平台同时服务于消费者、商户和送餐员。和滴滴不同,淘宝和美团外卖平台是平台,服务方是服务方,平台不参与服务,因而可以作为服务的仲裁者,用户可以就服务方的服务质量向平台投诉。滴滴出行平台自身就是服务方,而且是唯一的服务方,用户的任何不满,都是对滴滴不满。你在淘宝买不到奶粉,你不会怪淘宝;你冬至那天在美团外卖订不到饺子,你不会怪美团;但你打不到车,你对价格不满意,你因司机在车上抽烟而生气,你都会把怒火撒向滴滴。

滴滴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?并没有,滴滴只是做了任何一个正常的商业公司都会做的事情。但在网约车这个市场,你甚至都不需要追求正常的商业利益,只是停止补贴,你就成了坏人。而且你坏的程度跟你的体量呈正相关,你越大也就越坏。

但是出行市场是个巨大的市场,滴滴的估值就能证明这个市场的价值。如此巨大的市场不可能被一家公司独吞,却无人对此心动。程维说 " 网约车竞争在 2016 年就结束了 ",未免过于乐观了点,自信了点。

关于网约车市场的壁垒,程维曾说," 专车的壁垒在于服务。快车的壁垒在于交易市场设计和技术能力,它是一个包括了技术、资本、效率、营销、品牌、政策等的全方位的竞争。" 没错,从精细化运营的角度说,的确如此。但在王兴眼中,这个市场还只是做了薄薄的一层,远未到拼细节拼体验拼技术能力的时候。所以王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,轻轻甩下两张牌,补贴乘客和降低司机提成。就这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两条,程维所说的壁垒,立刻变得松松垮垮摇摇欲坠了。很明显,用户还不愿意为你的壁垒买单,除非他没有更便宜的可选。

比丢掉市场份额更可怕的,是在舆论场上被动挨打却无法还手的尴尬。滴滴可能真的没有预料到这种显而易见的竞争格局。

程维曾经引用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国的故事,来表达他对美团竞争的态度,成吉思汗的战术只有五个字:" 尔要战,便战 "。" 尔要战,便战 " 是个看似无畏竞争,看似成竹在胸的回应,其实是个特别傻的回应,用在网约车市场的竞争中,潜台词是 " 地盘是我的,你最好别来找死 "。一个在人们眼中具有坏人潜质的巨人,不应使用如此霸气的表达,表现得谦虚一点,胆怯一点,诚惶诚恐一点,心怀不满的人们感受也许会好一点。而且,网约车市场还处在极早极早的初期,江山已定的想法万万要不得,要容得别人进入。

有人开始怀念没有网约车的日子,这是矫情。有人号召 " 卸载滴滴 ",这更是矫情,要不了多久他们或许就会号召 " 卸载美团 "。永远不会存在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网约车平台和网约车公司,在这个市场活下来,做大了,都会成为坏人,没有例外。

相关标签: 滴滴 网约车

腾讯科技
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
最热评论
九见
5小时前
大数据宰客 确实很先进
迷路的大猫
5小时前
没必要说滴滴的行为可取,垄断必然会伤害乘客和车主的权益,只有充分竞争的市场才是合理的,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加入这个市场,让竞争更加充分,实话实说,作为一个顺风车司机,觉得滴滴的吃相真的有些难看了
Frankins
4小时前
不说价钱,现在滴滴的服务也没之前好了,杀熟,加价,对司机的审核要求越来越低
DC
5小时前
就因为他是腾讯系!注定就是个毒瘤,辣鸡!
最新评论
Mr_Chen的那些年
47分钟前
我只佩服那种骂腾讯,然后自己能做到一个腾讯产品不用的人..
DC 就因为他是腾讯系!注定就是个毒瘤,辣鸡!
Mr_Chen的那些年
48分钟前
无脑喷腾讯、然而你自己却一直在用腾讯的产品,可悲
DC 就因为他是腾讯系!注定就是个毒瘤,辣鸡!
DC
1小时前
我还是你爹呢,你这都不知道?
产品汪的专用小马甲 美团 也是 傻孩子 喷腾讯失手了
DC
1小时前
火葬场老王问你马要几分熟,赶紧给你老王爹回话
岭南第一帅 不知所云,滴滴早就飘飘然不受腾讯阿里控制了,傻孩子,经过多轮融资腾讯在滴滴的股权只有7%不到,阿里则更少,美团才是腾讯系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你这种好像知道一点点实则屁不懂的人还出来抖机灵,我觉得你真是傻的可爱
DC
1小时前
你这煞比玩意儿,吃了几年屎就把你能的不行,还会拉黑了?吃屎就是吃屎,永远不长脑子的!回去让你妈在喂你多吃几年屎吧,记得喂你吃屎的时候再加点尿,别噎住了
岭南第一帅 不知所云,滴滴早就飘飘然不受腾讯阿里控制了,傻孩子,经过多轮融资腾讯在滴滴的股权只有7%不到,阿里则更少,美团才是腾讯系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你这种好像知道一点点实则屁不懂的人还出来抖机灵,我觉得你真是傻的可爱
王寒 伊紫林农业开发公司
2小时前
抽成都达到百分之三十了,不该骂?
安徽南京用户*0025
2小时前
毕竟绿团,不知道会不会有清真车。
Facebooq
2小时前
这个看问题深度就不要说话了
疯哥
2小时前
商业还分好坏正义与非正义?作者是幼儿园的吗?
.
2小时前
滴滴做的恶事太多了,是洗不掉的
搜索

相关阅读

北京。2016 年 9 月 2 日

美团一出手,就拿下滴滴在单一城市三成的市场份额,颇有点替天行道,所向披靡的正义意味。我那会儿学的历史中,打赢的战争都是正义的战争,打输的都是非正义的战争。有人问,滴滴为什么在上海 " 输 " 得这么惨?其实就是想说,滴滴非正义罢了。在出行市场,天下苦滴久矣,美团义旗一举,应者云集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似的。

但商业从来都不是这样非黑即白的。美团今天对滴滴做的事,恰好也是当年滴滴对传统出租车行业所做的。当时的情况是,天下苦出租车公司久矣,人们痛恨拒载,痛恨甩客,痛恨故意绕路,痛恨弹弦子(人为动手脚让计价器走得快)。这时候滴滴神一般降临,再辅以大手笔补贴,能不被人民爱戴?滴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形成规模,占领市场,起码说明,它也曾是顺应民意的正义之师。

如果滴滴一直没有变大,如果滴滴一直没有停止补贴,如果滴滴一直都是一份慈善事业,它大约就会一直都可爱着、先进着、正义着,一直都是个好人。

可是很不幸,滴滴已经是网约车市场的绝对老大,是万恶的垄断者,是估值超过 500 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。而且滴滴完成这一切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,时间短到还没来得及建立起品牌,塑造出清晰的企业形象,树立起行业威信,就成就了霸业,多少人不服气啊。

首先不满意的是用户。滴滴结束与 Uber 的竞争后,用户马上能够感受到的是补贴的退出,价格的上涨。很多人立刻从网约车的支持者,共享经济的赞美者,变成了反对者和诅咒者,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某种恶,某种所谓的垄断之恶。雨雪天他们打不到车在街头瑟瑟发抖的时候,心里在骂滴滴;动态调价后的价格超出他们心理预期的时候,心里在骂滴滴;甚至他们不满意车况、不满意司机的时候,心里也在骂滴滴。

我是个宅男,平时用滴滴的机会并不多,所以大致上体会不到滴滴的 " 恶 "。但我是滴滴专车接送机服务的忠实用户,每次往返机场都会预约滴滴的接送机服务。而在有滴滴之前,往返首都机场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因为出租车大都不愿意拉,嫌路程短,每次鼓足勇气拦车的时候,内心都会做好被拒载或者被甩脸子的准备。滴滴的出现解救了我,所以我心存感激。

滴滴的接送机服务过去一向都属于 " 好活儿 ",对车型、车况和司机都有较高要求,过去我遇到的接送机司机一般都很满意这份工作。最近一次从机场回家的路上,我和接送机司机聊了聊,他说他和其他的滴滴司机正在期盼着美团打车在北京上线,他对滴滴充满了不满甚至愤恨,一路喋喋不休地历数滴滴的种种不是,其实归结起来就一句话——对收入不满。

网约车市场是一个双边市场,一边是用户,一边是司机。基本上这是一个两边都不会满意的市场,因为一个平台很难做到用户少花钱,司机多赚钱,平台本身还有利可图。

同是多边市场,为什么淘宝、美团外卖的用户没有这么大的怨气?美团外卖甚至还是三边市场,同一平台同时服务于消费者、商户和送餐员。和滴滴不同,淘宝和美团外卖平台是平台,服务方是服务方,平台不参与服务,因而可以作为服务的仲裁者,用户可以就服务方的服务质量向平台投诉。滴滴出行平台自身就是服务方,而且是唯一的服务方,用户的任何不满,都是对滴滴不满。你在淘宝买不到奶粉,你不会怪淘宝;你冬至那天在美团外卖订不到饺子,你不会怪美团;但你打不到车,你对价格不满意,你因司机在车上抽烟而生气,你都会把怒火撒向滴滴。

滴滴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?并没有,滴滴只是做了任何一个正常的商业公司都会做的事情。但在网约车这个市场,你甚至都不需要追求正常的商业利益,只是停止补贴,你就成了坏人。而且你坏的程度跟你的体量呈正相关,你越大也就越坏。

但是出行市场是个巨大的市场,滴滴的估值就能证明这个市场的价值。如此巨大的市场不可能被一家公司独吞,却无人对此心动。程维说 " 网约车竞争在 2016 年就结束了 ",未免过于乐观了点,自信了点。

关于网约车市场的壁垒,程维曾说," 专车的壁垒在于服务。快车的壁垒在于交易市场设计和技术能力,它是一个包括了技术、资本、效率、营销、品牌、政策等的全方位的竞争。" 没错,从精细化运营的角度说,的确如此。但在王兴眼中,这个市场还只是做了薄薄的一层,远未到拼细节拼体验拼技术能力的时候。所以王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,轻轻甩下两张牌,补贴乘客和降低司机提成。就这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两条,程维所说的壁垒,立刻变得松松垮垮摇摇欲坠了。很明显,用户还不愿意为你的壁垒买单,除非他没有更便宜的可选。

比丢掉市场份额更可怕的,是在舆论场上被动挨打却无法还手的尴尬。滴滴可能真的没有预料到这种显而易见的竞争格局。

程维曾经引用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国的故事,来表达他对美团竞争的态度,成吉思汗的战术只有五个字:" 尔要战,便战 "。" 尔要战,便战 " 是个看似无畏竞争,看似成竹在胸的回应,其实是个特别傻的回应,用在网约车市场的竞争中,潜台词是 " 地盘是我的,你最好别来找死 "。一个在人们眼中具有坏人潜质的巨人,不应使用如此霸气的表达,表现得谦虚一点,胆怯一点,诚惶诚恐一点,心怀不满的人们感受也许会好一点。而且,网约车市场还处在极早极早的初期,江山已定的想法万万要不得,要容得别人进入。

有人开始怀念没有网约车的日子,这是矫情。有人号召 " 卸载滴滴 ",这更是矫情,要不了多久他们或许就会号召 " 卸载美团 "。永远不会存在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网约车平台和网约车公司,在这个市场活下来,做大了,都会成为坏人,没有例外。

分享到:

Copyright @ 2017 广州网页设计培训 版权所有

文章来自网络整理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,24小时内为您处理